03-6811-0797

宋代绝色青瓷风靡东灜背后的谜团

发表时间:2019-03-04 19:44作者:向立平

今天继续我们在日本的探访,去年刚刚在东京完成首拍的东灜国际拍卖,东灜国际的创办人都是业内资深前辈,而且在日本当地有着十分深厚的资源,因此,一上线,就成为了拍卖季去日本淘宝所必去的一站了。这里我们特别想要说明一下这家拍卖公司的名字,是“东灜国际”,而不是“东瀛国际”。


我们平时说日本的别称——东瀛,下面是“月女凡”,“瀛”的本意是大海,中国战国时期即有传说,在大海的东边有三座神山:蓬莱、瀛洲和方丈。所以,东瀛便是东边海里的岛屿了。而这家拍卖新军名叫“东灜国际”,“灜”字下面是“月贝凡”,意思大约是“汇集财富”。好了,言归正传,我们还是来欣赏藏品吧。

1.jpg


“东灜国际”的一大特色便是和茶道相关的美物,如去年首拍,一件和日本国宝龙泉“青磁下芜花生”几乎同款的官式龙泉窑青磁长颈瓶成为了本场的明星拍品。而即将举行的东灜春拍,同样出现了多件十分精彩的宋元青瓷,展现了从古至今日本人对于中国青瓷的推崇。


在如今的日本各大博物馆中,来自中国的青瓷被奉为珍宝,其中的经典例子,举不胜举:


2.jpg

南宋 官窑八棱弦纹瓶  安宅英一旧藏 日本大阪市东洋陶瓷美术馆藏


3.jpg

北宋 汝窑青瓷盘  川端康成旧藏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本次“东灜国际”春拍,可圈可点的青瓷不少,大象今天重点请朋友们欣赏其中的两件:


4.jpg


LOT815

五代 东窑刻花水注

D:15.5cm H:18.3cm

JPY: 12,000,000-15,000,000

RMB: 744,000-930,000


5.jpg


6.jpg


这个水注,熟悉老窑瓷器的朋友一眼便知,这是陕西耀州窑的刻花精品,但图录上则是写着“东窑”,“东窑”这个名字似乎要显得陌生许多了,那么东窑和耀州窑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事实上,东窑这个名字在北宋时期就已出现,但在近代,有关于东窑的论述和研究,却是和一个日本人密切相关。


关于东窑瓷的叙述最早见于北宋文学家张耒(1054-1114)的诗句


碧玉琢成器,知是东窑瓷。

——北宋  张耒


同时,《宋会要》有着这样的记载:


京东西窑务掌陶工为砖瓦器给营缮之用,旧有东西二务景德四年废止,大中祥符二年复置东窑务。


张耒(1054-1114)笔下的“碧玉琢成器”的东窑究竟是什么,和《宋会要》中汴京东西两处窑务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呢?



上世纪四十年代,日本著名古陶瓷学者小山富士夫将浮雕纹样的青瓷水注组群和无纹饰且颜色较淡的青瓷碗组一起命名为“东窑”,这个提法后来在日本影响深远,被称为“东窑型”青瓷。


8.jpg

小山富士夫(1900-1979)


小山富士夫(1900-1979)称得上是日本乃至世界上研究宋瓷的先行者,他1941年起赴中国朝鲜调查古代窑址近千处;他们既注重窑址实地考察、收集资料,又注重查阅历代文献史料记载,并结合陶瓷工艺学、美术史,学术成果极为丰富,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大学者。


9.jpg

小山富士夫在1943年所著《宋瓷》中论述到东窑


小山富士夫所说的东窑器产品特征,包括:1、淡青色釉。2、胎质不太细 腻。3、有的饰剔花浅浮雕纹饰。同时,小山富士夫还有一个今天看起来十分惊人的观点——他认为,东窑就是传说中的北宋官窑!


10.jpg

五代黄堡窑青瓷刻花凤首壶   铜川黄堡窑出土


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陕西铜川五代时期黄堡窑窑址的被不断挖掘,小山富士夫所描述的东窑和五代耀州窑(黄堡窑)的区分开始渐渐明晰。但将这种最为精湛的五代耀州窑剔花青瓷称为东窑,仍然是很多日本瓷器收藏者所约定俗称的叫法。


11.jpg

五代或北宋初 耀州窑青瓷剔花牡丹纹双凤口注壶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这种青瓷,的确反映了中国五代时期制瓷业的最高水平。此类青瓷水注,壶身多以深剔刻手法饰以牡丹纹和莲花纹,一部份为龙纹和水禽等,有的水注连流(壶嘴)也雕刻成非常精致的动物形状,带有极强立体感,称得上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座巅峰。



12.jpg

北宋 耀州窑青釉剔花倒装壶  1968年陕西省豳县出土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藏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五代黄堡窑青瓷的粉青、天青色釉是国内最早烧制成功的,要明显早于后来的汝窑、南宋官窑、龙泉窑等,其产品特征和传说中柴世宗柴窑的“青如天、明如镜、声如磬”的记载基本吻合,同时,在黄堡窑还出土有带有“官”字款的标本,更为黄堡窑可能是“雨过天青云破处”的柴窑增添了可能的实物证据。


13.jpg

黄堡窑出土瓷片标本


所以,我们回过头来看,小山富士夫所描述的这类五代耀州窑瓷器,的确和北宋官窑没有太大关系了,其产地和年份都有差异。但小山富士夫将东窑认定为北宋官窑,还是有其一定的道理的,从时间、地理及古代文献诸方面看,宋人记载的东窑和传说中的北宋官窑,颇有可以吻合的地方,但这些都需要留待学术界和考古界的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了。但无论何种叫法,都无碍于今天的我们去细细欣赏五代时期的青瓷巅峰之作,也可见日本人对于中国青瓷的青睐和追捧了。




接着我们再来看东灜国际春拍上呈现的另一件十分难得的宋代青瓷:

14.jpg

LOT149

宋 龙泉窑青磁贯耳瓶(800-1000万JPY)

H:28.8cm

JPY: 8,000,000-10,000,000

RMB: 496,000-620,000


我们曾经为朋友们介绍过日本人对于宋元时期龙泉青瓷的狂热追捧。


15.jpg

被日本评为“国宝”的8件中国古代陶瓷中,有三件龙泉青瓷


在评为日本国宝的八件中国陶瓷中,除了5件茶盏,3件入选国宝的古瓷花瓶,全部都来自于龙泉窑,这绝非巧合。自古以来,日本上流阶层对于龙泉青瓷就有着极为特殊的偏爱,日本人把高质量的南宋粉青“薄胎厚釉”青瓷称为“砧青瓷”(KINUTA),还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例子。

16.jpg


南宋龙泉“马蝗绊”茶碗  高9.6cm  口径:15.4cm

重要文化财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这件南宋龙泉窑的马蝗绊可能最早传入日本的龙泉名品。根据江户时代的儒学家伊藤东涯1727年所撰写的《马蝗绊茶瓯记》记载,1175年左右,平安时代末期文武全才的日本贵族平重盛向浙江省杭州的育王山布施黄金,作为回礼,佛照禅师以本茶碗回赠之,其内侧放置着铺饰缎子的中国制漆器圆盒,可为佐证。

17.jpg


足利义政(1436-1490)


到了室町时期,它成为了足利将军家的传家家宝。据记载,有着极高艺术修养的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1436-1490)获得此物之际,因为有些裂痕,因此便用金属将裂痕补住。破裂的部分呈现出如蝗虫般的姿态而获此名。另有一说,因锔钉形状像大蚂蝗,日本人称其为蚂蝗绊。

相传足利义政得到此物十分钟爱,甚至派遣使者携带此碗来到我国,恳请当时的大明皇帝照原样再赐一个,可遍访龙泉各窑,明代时期再也仿不出南宋的迷人釉色了。


如今的诸多考古发现也能证明日本人自古以来对于龙泉青瓷的特别偏爱,韩国海域发现的新安沉船便是一个经典例子。

18.jpg

19.jpg

新安沉船打捞出的龙泉青瓷


1323年(元至治三年),一艘中国古代商船出发前往日本的博多港(福冈)途中遭遇不测,沉没在如今韩国的新安外海域,到了1975年,一韩国渔民偶然将其发现。新安沉船打捞瓷器几乎全部为中国生产,出水的20691件陶瓷器中,龙泉窑青瓷器约占60%,达12377件,器形有盘、碗、香炉、瓶、罐、执壶、高足杯、匜、盆、盏托等,皆为元代流行造型,也有少量南宋之物,足以说明龙泉青瓷在元代对外贸易中的重要地位和惊人数量。


20.jpg21.jpg

而在南宋龙泉青瓷的各种花瓶中,这次我们所看到的贯耳瓶,称得上是十分稀少而又高级的品种。


22.jpg

商 兽面纹 贯耳壶  


这种贯耳壶的造型最初出现在商周青铜器上,宋代的瓷器贯耳壶造型瓷器,也有的借鉴了汉代贵族燕乐所用的投壶,最终渐渐演变成了文人案头放置的雅物。


23.jpg

如四川遂宁窖藏出土器物的这种宋代龙泉贯耳瓶,便更多的是借鉴了汉代投壶的造型。而东灜国际春拍的这件龙泉贯耳壶,则在造型上更多的仿造了商周青铜器器形。这种器形十分高级也罕见,在市场上出现便每每会受到热烈的追捧。


24.jpg

如去年三月纽约佳士得临宇山人专场上,这件南宋龙泉窑仿官釉贯耳壶,有过十分明显的大修补,从4-6万美元的估价,最终被叫至9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是109.25万美元。


25.jpg

此外,日本私人还珍藏有一件相类似的南宋龙泉青瓷贯耳瓶,著录于2《龙泉窑青磁展》(山口県立美术馆等 2012.1.21发行)一书中。




再重点看过了两件青瓷后,以下我们再请朋友们欣赏一下本次东灜国际春拍上的精彩藏品:

26.jpg

LOT154

元 龙泉窑青磁大盏托

出版:《中国陶瓷美术馆藏品撰集》1998年,P47

H:16cm D:31cm

JPY: 800,000-1,200,000

RMB: 49,600-74,400



27.jpg

LOT166

奇楠香一式

备注:越前松平家旧藏 香木入

桐内锡张伽罗香

尺寸不一 共重:71g

JPY: 2,000,000-3,000,000

RMB: 124,000-186,000


28.jpg

LOT711

清 竹雕佛手连座

L:20cm W:10cm H:10.5cm

JPY: 300,000-500,000

RMB: 18,600-31,000


29.jpg

LOT721

明 竹雕松下人物纹笔筒

H:15.2cm D:11cm

JPY: 600,000-800,000

RMB: 37,200-49,600


30.jpg

LOT739

清中期 竹雕罗汉戏猴像

H:14.5cm

JPY: 300,000-500,000

RMB: 18,600-31,000


31.jpg

LOT740

清乾隆 黄杨木雕灵芝佛手纹如意

L:34.5cm

JPY: 1,200,000-1,500,000

RMB: 74,400-93,000


32.jpg

LOT824

元/明初 剔红凤穿牡丹椭圆盒

L:15.5cm W:10cm H:10.8cm

JPY: 4,000,000-6,000,000

RMB: 248,000-372,000


33.jpg

LOT825

元末明初 剔犀六角盒

L:17.5cm W:17.5cm H:9.5cm

JPY: 2,500,000-3,000,000

RMB: 155,000-186,000


34.jpg

LOT1011

明万历 五彩缠枝宝相纹瓶

“大明万暦年製”款

H:42.3cm D:20.5cm

JPY: 3,000,000-4,000,000

RMB: 186,000-248,000



此外,本次东瀛国际春拍还将呈现一件吴王阖闾宝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东京拍卖现场一睹为快:

35.jpg

LOT325

春秋 公子光剑

剑L 60.7cm W 5.2cm

鞘L 53cm W 5.2cm

盒L 72cm W 10cm H 12.5cm

JPY: 20,000,000-30,000,000

RMB: 1,240,000-1,860,000

有C14热测光报告

与剑身一同保存的剑鞘,于2011年5月20日(平成23年)经c14(热测光法)检测,结果为:剑鞘距今2487(±27)年至2555(±27)年历史。剑匣以“亚炭”所制,其材料经c14(热测光法)检测,结果为:据今已8375(±39)年至8443(±39)年历史,剑匣为2555(±27)年前所制。

“光”是吴王阖闾的本名,此时,阖闾仍是公子并未继承王位。吴王阖闾(约前537年—前496年),自然是赫赫有名,吴越争霸的故事为后世反复传唱。


38.jpg

LOT756

良渚 玉琮

L:8cm W:8cm H:18cm

JPY: 10,000,000-15,000,000

RMB: 620,000-930,000


东瀛国际2019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9年3月16日 上午10:00-下午19:00

2019年3月17日 上午10:00-上午12:00

拍卖时间: 2019年03月17日-18日

地点: EVENT HALL CIRQ (イベントホール シルク) IDC OTSUKA 新宿ショールーム8F 东京都新宿区新宿3-33-1


分享到: